第一百一十二章:不配_田园小酒师
发布时间:2019-08-10   动态浏览次数:

  常月荷又委屈又伤心,伏在常月梅怀里哭了半天,“我都送到他手里了,他还不要!”

  “好了快别哭了,等会招来了人。”常月梅劝她,说着却忍不住叹气。窦三郎不愿意,怕是跟家里境况富裕了有关,看不上妹妹了。

  柳氏也进来,神色很是有些不好,“别哭了,要是让人都知道了,你还要不要脸面了?”

  常月荷更加伤心,她也是开始给吃的没有用,外面拿回来的小物件不玩,这才直接绣了荷包给他,没想到这么一下子就被拒绝了。

  常月梅拍拍她,安抚道,“还有其他办法的,快别伤心了。”今儿个也不是伤心的时候。

  常月梅有些无奈,“你的性子太跳脱了,跟玉娘和四娘一块那么久,都没学几分沉静来。你那叫啥讨好?你是玩你自己的!那窦三郎是家里的老大,人家娶也是想娶贤妻的!你啊!以后别太跳脱,贪玩,任性。”妹妹被爹娘惯的没有稳劲儿,做长媳,梁氏怕也看不上。

  “光这些根本不够!我教你的……”常月梅说着叹了口气,换了种说法,“窦三郎以后考了功名,要是做了官,你能为他做啥?”

  她会做衣裳,做饭,也会算账,爹也教过她管人,生儿育女,这些不就够了吗!?只是这话常月荷抿着唇没好说出口。

  常月梅看着她摇了摇头,“别想的啥啥都会,真上手做不成。所以你说会做鱼,我让你去做了,你做成啥样了?”

  “如果他们想要娶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样样精通的,你咋跟人比?”常月梅是啥啥都学了,可妹妹被惯着长大,啥啥都不精通,爹娘还不让说她。

  “好了!月荷又不是一无是处的。那多的富贵人家的小姐就有个小姐身份,啥都不会呢!”柳氏打断她的话,不让她再说小女儿。

  常月梅脸色有些不好,“人家小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比不过人家,就得从别的地方找补!”说完也不想再多说,让常月荷自己想想,她还得出去陪客,送客。

  柳氏搂着她哄,“你姐也是吓唬你呢!今儿个梁家大喜,被听到了你在这哭不好。不是也说了,还有其他的办法!”

  想到梁玉娘也常常往窦三郎跟前凑,拿吃的讨好他。现在她又在梁氏和小六跟前讨好,常月荷噘起嘴。

  常月梅回到屋里,见梁玉娘坐在梁氏身边低声说笑,说的梁氏笑意盈盈,心里暗叹口气。要是窦三郎那不行,能讨得了婆婆喜欢也能成事儿的!偏偏妹妹……

  “我是看看没啥事儿了,咱们也该走了。小六今儿个像是惊着了,到现在都没睡呢!”窦清幽解释。

  梁氏也正想走,抱着小六起来,“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咱们也回去吧!家里杀的猪还等着忙活呢!”

  窦三郎那边喊了李走运赶车过来,“娘!四妹!走吧!小郎已经到车上等着了!”过来接了小六抱着。

  梁玉娘跟在后面,看他已经渐渐挺拔起来的身姿,翩然俊逸,笑起来温热有礼,眼中带着成年人的睿智和沉稳,抿着嘴,两耳发红,握着帕子笑。

  常月荷才出来,心里低落难受又委屈。又走了,又不知道哪天才见一次,她又说不上话。哪还有其他的啥表现机会!?

  窦小郎个包打听已经知道了常月荷给三哥送荷包被拒绝的事儿,看梁氏靠在车璧上眯着眼,就朝窦清幽挤眉弄眼的,示意她打听到了好消息。

  窦清幽忍不住笑,凑近了压低声音,“我已经知道了,这事就不许提了。”若被有心人听了,宣扬起来,坏了常月荷的名声,到时候怕还得给她们个交代。

  看她已经知道了,窦小郎撅了撅嘴,“我肯定不乱说。”四姐的名声就被人坏了一遍又一遍,他怒恨的不行却报不了仇,哪会再去坏常月荷的名声。

  梁氏作势要拧她,“我的聪明劲儿是都生你们身上了!要不是我,你们能机灵得了吗!?”

  把他交给韩氏放屋里去睡,娘几个一边歇息着,喝着山楂茶,一边商量腊肉作坊的事。

  梁氏准备多做些卖钱,但腊肉这个又不能常年做,所以就得在冷天集中大量来做,可猪好买,鱼也好买,鸡鸭鹅却是买不了太大量的。

  “咱们先能做多少做多少,等明年了自家养!猪肉好买就多做腊肉,和腊鱼。一下子做的太多,娘你忙不过来,四妹还小,劳累太狠,会累不长个的。”窦三郎让她别急切。

  梁氏可希望着闺女长得高高窕窕的,忙道,“配料也不好配呢!那就先少做些吧!”

  梁大智过来送梁二郎去县城,“秦家和容家都派了人送了贺礼,总要去回个礼。正好顺便送去二郎和三郎去秦家!”又搬了不少东西下来给她们,“这些都是乡绅员外啥送的,爹娘特意挑了好的,让给你们送来。”

  梁氏心里忍不住想说两句风凉话,又想跟自己亲哥说这个有啥用,推拒着不要,“这些摆件吃的布匹,我家也不少呢!人少用的也少!你们现在人多花用啥啥的也都多,都还拿回去吧!”

  “爹娘特意挑的送来的,还让我拿回去!”梁大智瞪她一眼,“这些都是给三郎,四娘,小郎和小六的!”

  梁氏看着那些还有人参当归的补药,“都拿去小库房去吧!”转身开始忙起腊味作坊的事。

  窦清幽跟了几天,看她一个人也能管过来,没有问题,配料也配的不出差错,就撒手让她去做,她自己在后院琢磨了酿新酒。

  有人见梁氏又做起了腊肉,也动心思想做些腊肉,那么多腊肉肯定是要卖的。有些去年就问梁氏打听了,也告诉她们法子了,就是精细的配料没告诉。也试着做了,做出来的腊肉却跟她们做的吃着味儿不一样。

  听梁氏做了很多腊肉腊鱼和腊鸡等腊味,梁贵想了想,跟樊氏商量,“龙须面咱家不做了吧!叫秀芬多招几个人,把龙须面都做起来,以后也独她们一家龙须面了!”

  樊氏正想亲上加亲的事儿,听他说龙须面,气的拍他,“咋之前你没想到!?秀芬心里本来就不舒服,偏偏还有人凑上去说风凉话的多!”

  樊氏自己也没想起来,赶紧催着他跟家里说,“龙须面本来就是她们娘几个的,让我们也跟着卖了那么久,赚了不少钱,以后就让她们一家独有这龙须面吧!这龙须面是咱秀芬的福运呢!”

  梁贵点点头,也觉得闺女那个梦过后,做出了龙须面,是个福运,等晚上吃饭,家里的人都在,就把这个事儿跟家里说了,“龙须面本就是她们娘几个做出来的,帮衬咱们才让咱们一块做。这么久,家里也慢慢富裕起来了,龙须面咱家就不做了!”

  马氏眼神闪烁,心里也有些顾忌梁氏做那个梦。做个梦竟然做成了龙须面,那这龙须面……

  黄氏嘴快,“既然龙须面也不赚多少钱,不如教给我嫂子他们去做吧!酿酒他们也没本事,就说种点果树,结了果子给咱们家酿贡酒呢!到时候都学会了,肯定不好买到果子!不如就他们做龙须面,也赚一点补贴家里的!”

  马氏瞥她一眼,心里暗骂蠢货。公婆既然叫了人说,摆明了已经决定把龙须面都给闺女家做,而且他们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和面水的黑石是哪来的,啥东西做出来的。看樊氏脸色刷的一下就不好看了,正要开口说几句。

  梁二智已经怒喝起来,“龙须面本来就是秀芬家的,咱们都是借着光才做的,现在不还回去,还要再给别人!?你是咋想的!?”

  黄氏脸色也蹭的一下涨红发紫,“她们家赚的比我们还多呢!龙须面也卖不几个钱……”

  “你给我闭嘴!龙须面是秀芬的!当初就是你非说要来做的!现在还不想还!?”梁二智怒斥,媳妇儿没脑子,还向着没脑子的娘家!说买葡萄沟的也是她!

  黄氏还没被他这么当着全家喝骂的,脸色难看的不行,又觉的羞愤下不来台。当初要不是她跟窦传家要了学龙须面,她们也不愿意教他们,也赚不了这个钱呢!都跟梁秀芬亲,她梁秀芬可跟娘家没那么亲!

  马氏劝慰一句,让别吵她了,“二弟妹可能一时没想那么多。龙须面是该都给秀芬她们家做,就是不知道她们做不做得过来!?她们不是正做腊肉呢!”天冷了,果酒酿完了,他们也没啥事儿做了的,龙须面正好可以多做一些,往外地去卖的!

  “多招几个人,哪做不过来的!龙须面本就是要来的,早就该还了的!”樊氏脸色不好道。

  梁三智昨儿个还去看,“正好那黑石也快没了,做完剩下那点就不做了。给大姐说,让她们多招几个人,定龙须面的也得说一声,也带着李来祥他们熟悉下送货的地方。”

  “这次送货我去送,等三郎沐休,带着三郎也去熟悉一遍。附近几个镇要的也都不少呢!”梁二智忙道,说完又沉着脸瞪黄氏一眼。

  梁贵眉头皱着,抿着嘴,半天才沉声道,“我知道咱们家一下子砸下来个大馅饼,你们都欢喜的很,但也别兴奋过了头,忘了做人为人的根本!之前咱们家穷,啥都好好地。现在有了,以后也富贵了,可享福也是看人看命的。要是做了孽,黑了心,坏了良心,福薄了,是受不住这富贵的。”

  黄氏脸色更不好看,这是说她福薄受不住家里的富贵了!?不就是说句让她娘家做龙须面的话!?看看梁二智,没敢吭声。

  兄弟几个和马氏一众纷纷应声,说不会黑了心坏了良心,啥时候都一条心,行善积德。

  樊氏看看黄氏,忍不住又皱眉,回屋就跟梁贵说,“五郎不行!”黄氏那心眼,没事儿的时候还好,有事儿就不行了,做不了四娘的婆婆!以后二房娶个厉害点的孙媳妇儿,不能二房都像黄氏了一样没个脑子!

  听他们来意,说是以后不做龙须面,把龙须面还给她们,梁氏动了动眉毛。是嫌龙须面挣的太少了!?

  窦清幽倒是笑着应声,本来她也准备过完年把龙须面收回来了,“那就再多招几个人,一块赶制龙须面吧!年前要的多,还有人拿这线面送礼送个新鲜呢!”

  梁氏也反应过来,龙须面是她们家的,是闺女做出来的,还回来也是应该的,就忙应了声,“家里正在做腊味,正好尝尝新做好的腊鸡腊鱼吧!”

  梁贵笑呵呵应声,又到酒庄里看看,见前院后院都挂满了腊味,“这要早点往外说做腊味的事儿,也趁着年前卖一卖!”

  “这些腊味容公子都要了,他们每年都往来送很多礼,说是拿这腊味做土产送人呢!”梁氏笑着解释,这些腊味还没做好,容公子都全要了的。

  又在龙须面作坊转了一圈,抱着小六回家里玩,“今儿个就吃新做的腊鸡腊鱼喽!”

  樊氏也跟过来,“还别说,这盖个暖棚虽然费银子,这育苗方便,冬天也能吃个新鲜青菜了!”

  “几个娃儿都是长个的时候,虽然不挑嘴,可冬天里只能吃个萝卜白菜,绿绿的也就菠菜芫荽,有了暖棚,好歹变变样,饭也能吃的多点了!尤其四娘那丫头,嘴刁,吃的少,不长肉!”梁氏虽然不希望闺女长得圆滚滚的,好歹身上有点肉。

  樊氏看她说起窦清幽,今儿个也是这个准备的,就趁机跟她说起想留窦清幽在梁家的事儿,“跟着我,总比那些不知根知底的婆家强!以后家里过成啥样不知道,但肯定不会让四娘受累委屈,家里也没人敢给她半分脸色瞧!绝对受不了婆婆的气!二郎你看着长大的,虽然话不多,人沉稳,念书也好,以后考了功名,走了仕途,也能给四娘挣一份荣耀!”

  梁氏愣了,看她娘说的诚恳,但脸色却怎么也好不起来,“是大嫂让说的?”她第一反应就是,马氏看她闺女好,小小年纪就有能耐,他们先成了皇商,又要把她宝贝闺女抢走,给他们家效力去!

  见她这个反应,丝毫没有喜欢,还明显不乐意,樊氏也愣了,“你大嫂没提,是我的意思。”

  梁氏有些不相信,又想她们搬家过来,梁二郎和梁五郎就直接住在了家里,怕是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了,心里更加气恨。

  樊氏看她不信,皱着眉道,“当初你要愿意窦家,看看你在窦家过的啥日子!?这当媳妇儿的在婆家哪有不小心翼翼受气受罪的!四娘我可不想让她去了别人家,再受你这份气和委屈!”

  梁氏衡量了下,看她说的事真的,心里好了不少,但依旧不高兴,“哪有家家户户都是恶婆婆的!那过得好的也一抓一大把呢!再说三郎考了功名,我们家发达了,也没人敢给我四娘气受!”

  梁氏抿了抿嘴,没有明说。虽然是她外甥,但真想娶她宝贝闺女,她还真看不上!就算不受神仙点化,她闺女聪明人标致,也不是能随便找一个就配得上的!现在更是了!要不是闺女还小,怕招来灾祸不能外露,那些人都比不上她四娘!

  见她还真不满意梁二郎,樊氏皱紧眉头,“也就二郎现在能看出点出息,你要是不愿意二郎,那五郎?”五郎长得像他娘黄氏,比二郎俊些,只是黄氏跟大儿媳妇差太远,以后怕也成不了贤婆婆!

  梁五郎她更看不上,要说娘家那么多人,她就对二嫂喜欢不起来,大房都不考虑,二房更不会!抿了抿嘴道,“四娘还小呢!现在天天倒腾酿酒,念书练字画画,三郎前些天还说找个女夫子回来教她学弹琴!四娘的学问,要是个小子,也能考功名呢!而且她现在还没张开!我还指望着一家有女百家求,过过挑女婿的瘾呢!”

  她娇嫩嫩标致的闺女,长大了打扮起来,又一身本事,她都还没想到要挑个啥样的女婿才配呢!

  还真叫老三媳妇儿说着了!樊氏忍不住叹口气,“我是怕四娘再像你,都不知根知底,嫁过去一辈子受罪!你先别急着说呢!我没让给二郎说亲,等他考个功名,你再看看!跟着我,总比去别人家了强!”

  梁氏张张嘴,心情不好也不好直接怼她娘,不再多说这个,“明年就看三郎能不能考中了!反正四娘还小,明年考不中,后年考!到时候三郎再找个读书人家的媳妇儿,有哥和嫂子撑着,四娘不会找了敢欺负她的婆家!”

  外面李妈妈从龙须面作坊忙完过来,“太太!让老奴来忙!你带梁老太太进屋歇着吧!”

  梁氏手脚快,已经铲了半筐子韭菜,空心菜也掐了一大把,“已经好了,再去窖里拿点蒜薹就行了!”

  一块吃饭时,樊氏就打量梁五郎,不比较还不显眼,这一比较,越是比较越是显眼。五郎根本就还是个小娃儿,懂事儿也是懂小娃儿的事儿,和小郎一块表兄弟俩嘻嘻哈哈的。再看外孙女,安静的坐着吃饭,动作不快不慢,透着一股优雅淡然,尤其她穿了件牙白色绣花羊皮坎夹,让她莫名想到了容家的大公子容华。

  等回了家,瞅着空就跟梁贵说了,“秀芬那性子,还真让老三媳妇儿说着了!这个时候说亲上加亲,跟抢她闺女一样!”

  “是我闺女,不是你闺女了!?圣旨给咱们家接了,换成是谁都不可能舒服了!秀芬把酒都给咱们酿,已经很不错了!那些反目成仇的多了去了!”樊氏狠狠的白他一眼。

  “哪是操余心了!”樊氏还是觉的在自家过的才舒服舒心,就算是五郎,以后她这老不死的在,黄氏也不敢咋着四娘给她气受!还有老二压着呢!

  窦三郎沐休回来,梁二智和梁三智就带着他一块去附近村镇送货,米面铺子和面馆。

  听了送的龙须面价钱,窦三郎想了想,直接跟那些订龙须面的说,自己到作坊拉的,会便宜,有闲的可以自己去拉货!这样不用来回送货,家里也能轻便些。

  晚上回到家,窦三郎说在家多待一天,明儿个下晌后再去,在家里看看窦清幽和窦小郎的学问,正好窦小郎也沐休。

  梁氏想了想,就跟大儿子说了梁家想亲上加亲的打算,“我可不愿意!就指望你考个功名回来撑门户了!反正你妹妹还小,还有几年,我也不催你,你也逼自己太紧!这几年考中就行!到时候也好挑个好人家!”

  “她们果然是这个心思!”窦三郎拧眉,脸色沉冷。当初他就说,二妗子她们咋那么热心要梁二郎和梁五郎住到她们家来!看门户,家里下人都好几个,有人有狗,哪用得着他们!

  看他也这样,梁氏立马找到了同盟,“是吧!也不是我看不上二郎和五郎,是他们往四娘跟前一站,看着就不对劲儿!”没直接说他们不配。

  窦三郎看她急于求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娘说的是!四妹还小,这几年都不着急说亲!谁要是探口风,娘只管推!要是有那起了算计心思的,只管怼!四妹虽然聪敏,怕是对这事儿也想不到的,娘平常多防备点,别被人钻了空子!”

  梁氏点头,“那是当然的!你也多长点心,现在有些闺女家可有心思的很!反正谁要敢打你们兄妹几个的主意,就别我不给脸!”

  还有行商特意找过来订货,梁氏又送了家里的腊肉给他们,如果吃的好,他们下回再来,自然就会买她们家的腊味了。

  窦家那边,赵成志和窦传家好不容易把酿的梨子酒和苹果酒送到外县才便宜卖掉,因为容华接手的他们那四千斤果酒,全是便宜处理,就为了压下劣质果酒的价钱,也提高精酿果酒的价值。

  他们酿的果酒不精进,口味明显不佳,有前头的便宜价格在那比着,是怎么也买不了高价,只能便宜处理。不然他们今年就彻底赔光赔净,赚不到一两银子钱了!

  看洺河畔卖完了果酒,又接着卖龙须面和腊味,一年到头红火,一年到头赚钱。看自家辛苦才那么点银子,刁氏和窦占奎,窦二娘都气狠难忍。

  赵成志想分一半,本钱虽然没有他的,但买果子,酿酒卖酒基本都是他在操持的。

  窦二娘不舍得,不愿意,“咱不是也把酿酒完的果子种子都留下来了吗?明年开春,让家里也育苗吧!咱们总要有自己的果园!挣的这点银子,都不够给大哥赶考打点的!”

  窦大郎一听这话,也心里感动了下,“我明年再下场,一定会努力高中的!等我考中了功名,咱们家改换门楣,以后就能好起来了!”

  窦二娘也就指望他这一点来提升改变她的身份,她也要做小姐!也要丫鬟跟着伺候!出门车马,前呼后拥!不然就算有个富贵人家少奶奶等着她,真去了她也会气短势短,坐不稳!

  窦翠玲劝了他半天,“先前家里有钱,不是说给一千两咱入股就给了吗!我爹娘就我一个,还能不对咱们家好?不对你好!?现在不是被害惨了吗!”

  赵成志想想,窦传家只得五两过活费,也就抿了抿嘴,稍微找回了点平衡,说起窦二娘的事,“再过年可十六了,娘说有个好亲事,让等着,这都等到十六了!再等可成老闺女了!跟娘说说,也趁着年前递个信儿啥的,或者先把亲事定下!别到时候弄的一场空!”

  “娘说的极为有把握,她说已经去看了,让不着急。也不让现在就多打听多问,估摸着是那家少爷还没到年龄。你就放心吧!二娘是娘养大的,她比我们都疼二娘!肯定会打算好的!”窦翠玲道。

  樱桃过来把茶放她手边,灌了个汤婆子拿过来给她放在脚下,“小姐还是在楼下练吧!好歹屋里有火炕,也不这么冷!这一个火炉,肯定不顶事儿。”

  “不碍事!人不能太娇贵,该热的时候就得热一热,该冻的时候,也得冻冻!冻冻少生病!”窦清幽放下笔,捧了热茶。

  “小姐的字已经写的很好了!还每天这么练。你这手都有点冻了!”樱桃觉的太太也不严厉,她对自己倒是要求好严厉,那手背都红红的还有点肿,分明是冻了。

  窦清幽怕冷,练起字来又入神,等练完,手已经冻僵了,“不碍事儿!去看太太回来了没有!”

  梁氏正到了门外,跟窦婶儿和连氏几个说笑着道别,见樱桃几个迎出来,就问她,“小姐呢?今儿个都干啥了?”

  “回太太!小姐上午去看新酒了,晌午吃了饭,乳娘哄了小六少爷睡觉,就一直在楼上练字。”樱桃的回话。

  梁氏听练了一下午字,就摆手,“去叫她下来玩!我买了一堆小吃食,小玩意儿呢!”

  窦清幽马上过生辰,梁氏给她打了一对玉花花钗,可是狠破费了一笔银子,“快戴上试试!”

  她给窦婶儿放假还去逛街,窦清幽就猜到了,看见那对玉花花钗,有些无奈,“娘!我的首饰都堆满匣子了,以后少买点!”

  “不是过生辰,谁爱给你买!”梁氏翻她一眼,破小子不能打扮,她当然打扮宝贝闺女了!

  李妈妈笑着道,“为了买这玉花花钗,太太和老奴还跟人学了几个绾头发的花样呢!正好戴这玉花花钗!”

  窦三郎单独请了假回来,送了件新的羊皮斗篷,一根长簪,“我看你在家里懒的梳头,随便用簪子绾个篡儿,就给你打了根长簪用,总比你用筷子强!”

  被摸的圆润光滑的一块玉坨,窦清幽拿着就笑起来,“你哪来的这个?圆不溜秋的!”

  那是陈天宝出去送货,赶上庙会的时候买的,还是春上的时候,本来要给他打一块护身玉坠,长生让人把表面刻了下,看那玉质虽然挺差,但里面的纹路很有意思,像云又像山的,干脆做成个鸡蛋圆球。他把玩了大半年,这才摸成现在的圆润滑溜平。

  梁五郎看着就道,“这个把玩的把件都是人长时间玩的,多是男子把玩,这个还不知道是啥人把玩的,你从哪买的啊?”

  窦清幽看看长生,把那玉坨收下,“你们都听过滴水穿石吧?那水里的石头,时间长了,就被水自然磨圆溜了。鹅卵石就是的,玉质的鹅卵石也不少的!”

  梁五郎暗自翻了翻眼,原来拿个石头来当玉器!不过想他们家也不富裕,陈天宝撅着屁股挣钱,不娶媳妇儿就为供他念书,指望他考功名孝顺他,要啥买啥,小郎和他有的他也都有,家里肯定没啥钱,也就不提了。

  窦清幽用鸡蛋和羊奶做了果酱夹心蛋糕,一家人,加长生和梁五郎,围坐在一块吃了饭。

  窦三郎走了没两天,容华派了长青过来拉腊味,送上了一份年礼,全是干货海味。

  梁氏不懂得,看着就问,“是不是好东西?回头给你姥爷家也送点,咱们今年就不送旁的了。”

  窦清幽看着那些干货海味点头,“都是好东西!这海参,鲍鱼,瑶柱全是好东西!山珍海味说的就是它们!”

  梁氏一听这么好的东西,就不舍得了,“还是杀了羊,给你姥爷家送两条羊腿吧!他们今年也肯定收不少好东西的!”

  这样难得的好东西肯定都是自家吃,那就没必要非得留到过年了才能吃。到过年大鱼大肉都吃不下了。梁氏一摆手,“吃!咱这穷苦人没吃过的,都做来尝尝!”

  梁氏娘几个却是在新家过的第一个年,到年前,家里就张灯结彩,还特意让李来祥买了三大盘鞭炮放。家里搞的一派喜庆。

  陈天宝带着长生过来的时候,梁氏还好心情的招呼俩人,“就你们爷俩,要不也跟我们合伙过年吧!”

  陈天宝却婉拒了,笑着道,“我们家虽然就俩人,但也差不多呢!我这都当叔当伯伯的,还要等着本家的那些小子跟我拜年呢!”

  梁氏也是好心招呼招呼,看他婉拒,就笑着喊着长生来家玩儿,家里做了啥啥好吃的,一大堆。

  陈天宝笑着替长生应声,他不过来,是怕人说她闲话,又把流言蜚语引到她们娘几个身上。

  长生得了话儿,反正放年假,也就二里路,天天往洺河畔这边跑,就是听陈天宝的叮嘱,不能留晚饭,太阳落山就回家。

  家里除了梁家沟,也没啥亲戚,梁氏就让马氏他们都初二去走自己娘家,她们赶初三去走亲戚。

  正好和马氏,黄氏和赵氏娘家的亲戚都赶到一块,闹闹哄哄的吃了饭,小六有些不舒服,困的直哭,娘几个就早早打道回府。

  到初四这天,樊氏让几个儿子带着孙子孙女,都去走亲戚,不是为了吃一顿,这是必须走的亲戚,哪都不去,洺河畔也必须得走到!

  看梁氏也不用忙,直接端茶倒水,做饭烧菜的都吩咐下人了,黄氏羡慕不已,“我们家今年也该买下人了。”

  马氏瞥她一眼,忍不住笑。家里三个儿媳妇使着,公婆只会签一堆长工,不会真买一堆下人回来伺候。

  常月荷看了几次,梁玉娘和窦清幽没谁去正厅那边,窦三郎也往这边来,就打起精神来,准备讨好梁氏。

  常月梅看她没有再跳脱,稳稳的坐着说笑,暗暗点头,要是能得了婆婆喜欢,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是极有可能的。

  梁玉娘就坐在一旁窦清幽说话儿,说她过年没摸针线,花了画画,她上次去人太多也没看成,等十五过去给她看看。

  “哎呀!四娘这玉花花钗是新买的吧?这么大,这得不少银子吧!?”黄氏看着惊讶道。公婆还偏心闺女,她们挣的钱多着呢!瞧这给闺女买个首饰多舍得!

  “生辰的时候买的,也没花几个钱。就她一个闺女,好东西肯定得往她身上堆了!”梁氏看着她就想到了亲上加亲的事,就二嫂子这样,还说不给她四娘受委屈,现在都说风凉话呢!

  黄氏夸了几句好看,又说她疼闺女,“我家玉娘从没舍得买过那么贵的首饰!也是大闺女了,也该置办几件像样的首饰了!就是家里所有娃儿零花开销都一样,她又喜欢乱买些没啥用处的,钱都祸祸了!”

  梁家的规矩,闺女也和儿子一样疼。儿子能念书,闺女做的绣活儿都留着自己零花,给儿子念书花的银钱也会同样花给闺女,置办衣裳首饰。梁玉娘的首饰也不算寡素了。

  黄氏说起儿女婚事,马氏不想提,梁氏还想怼,赵氏就说起育苗教村人酿酒的事儿,把话题岔开来了。

  常月荷去方便,朝正厅里看了看,窦三郎和窦小郎正说笑着陪客,窦小郎还一团稚气,他却像个大人一样顶立门户了。不由的心里又恋慕又气闷难受。他今年下场……还是最好别考中。

  男女分坐吃了饭,窦三郎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到这边来,也没离开梁大智几个,一直到送走。

  梁氏歇息了两天,初七就又开始了做腊肉,年前做的腊味被容华都买走了,虽然也挣了一笔银子,但送完秦家,没多的往外卖,梁氏想赶紧趁着天冷多做点,往外卖卖,打打名声。

  “娘!咱们家人手少,这个腊味又不是一年四季都能做,只冷天做的好。那就不用走量,直接走质就行了。只卖给认识的,富贵人家的,到时候咱们家的腊味就是高档腊味,随便你宰他们银子!”窦清幽过年就想多休息几天,除了练字是每天必备的,其余时间都还是歇着的好!今年忙起来,会很忙。

  “就你会钻营,你娘我就不会是吧!?卖谁也得有货卖啊!咱家自己吃的都不剩下了,趁着天冷多做点呢!”梁氏翻她一眼,忙自己的去。

  又一年高考了,你们应该没有需要赶考的了吧(~ ̄▽ ̄)~咱们都才十三岁,不考试!

  记住手机版网址:div>

  推荐玄幻大神猫腻新书:大道朝天、忘语大神新书: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尝谕大神新书:别玩网游、陈风笑大神新书:大数据修仙、纯银耳坠新书:双蛟记挂牌玄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