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抢娃
发布时间:2019-09-21   动态浏览次数:

  过来就找梁家要人,尤其窦占奎,腿瘸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嘴,叫喊着要见窦二娘,骂着梁家公报私仇,对儿媳妇用私刑,传言都说,已经把人打死了!

  窦传家没有吭声,他就知道强扭了他过来,一准没有好事!看着气派庞大的梁家大院,又想起梁氏和陈天宝住的洺河畔,顿时心中憋恨。

  这边的喊骂顿时引来了村里的人,听到的都聚集过来,指指点点的,还有人忍不住对骂的,说窦二娘毁人亲事,还气的梁贵吐了血病倒在床,差点就没了,都是老窦家教出来的阴毒贱人!

  马氏一听老窦家来人了,还在外面骂他们给窦二娘用私刑,打死了窦二娘,满腔的绝望恨仇顿时找了发泄处,冲出去就嘶哑着声音大骂,“窦二娘个浪荡贱货!淫邪恶毒的破鞋!你们一家都是浪荡畜生!胆敢算计我儿子,毁了我儿子!你们一家子下贱!你们囚禁窦大郎,给他下药,让窦二娘那个荡妇去强奸,怀了野种算计到我们家来!你们这帮该死的贱货!”

  窦占奎慌了下,立马就叫骂回去,“你们杀人了!你们公报私仇害死我家二娘!你们才是下贱的浪荡贱货!你们才是狼心狗肺的畜生!你们一家子才都是破鞋!”

  “窦二娘是破鞋!她是个贱货!她强奸了窦大郎怀了野种!你们一家子都是下贱不要脸的贱货!都是该死的贱货!都是该死的畜生!猪狗畜生不如的贱货!”马氏已经崩溃了,不管不顾的就骂着窦二娘和老窦家的人。

  窦传家看着围观村人震惊的样子,顿觉得难堪愤怒。原来二娘真的怀了大郎的种?凤仙说的是真的!

  “你们这是要诬害死我们!想要害死二娘,还要泼她一身的脏水啊!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啊!”刁氏哭倒在地上。

  窦翠玲也哭喊着,羞愤万分的说马氏要害死她闺女,“你们是不是杀了她!?你们是不是杀了她!?你们把二娘交出来!”

  梁二智点了点头,用力抓了抓他的手,“来人!把窦二娘和梁二郎带出来!还有那小野种一块!”

  很快,梁二郎和窦二娘都被捆着带了出来。梁二郎额头上一片上,虽然婆子给按了药不流血了,却没包扎。窦二娘头发散乱,一脸抓痕,狼狈惨烈。

  窦占奎开始大声叫骂,“还说你们没有用私刑!还说你们没有害死人!?你们这些心狠手辣的畜生!”

  马氏看到窦二娘就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掉她一块肉,“的破鞋!害死我孙子!死了都活该!死了都该!”

  梁大郎也出来,满脸恨怒咬牙,两眼阴恨的瞪着,“窦二娘就是水性杨花的贱人!一个贪慕虚荣,算计窦大郎想去秦家做少奶奶的破鞋!秦家来人阻止了成亲,她进不去秦家,就怀着野种算计到我家来!气死我爷爷!害死我妻儿小产!你们狡辩,好!现在就滴血验亲,让所有人都看看,这个贱人到底生的是谁的野种!”

  一说当场滴血验亲,刁氏几个神色都惊慌了,叫喊着梁家污蔑,要用这种下作的算计害死窦二娘。

  梁二郎看着满村子人指点叫骂,他们都震惊愤愤,都骂窦二娘骂老窦家的人,更甚至骂他。

  怒恨的瞪着梁二郎,“这会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碗有没有问题!水有没有问题!针有没有问题!”

  “你们还有啥话说的,一块说出来!你们囚禁窦大郎,逼着他娶窦二娘这个贱人!人家不愿意,你们就下药,是窦二娘这个贱人去强奸了窦大郎!怀了野种!你们竟然胆敢算计我们!还害死我儿子!”梁大郎怒恨交加,指着刁氏几个娱乐城高手坛接下来的几天里,

  “没有!我们冤枉!冤枉的!”刁氏凄厉的喊着。来的时候她隐约觉的有大事,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事。

  “二娘黄花闺女跟的梁二郎,他自己不知道!?你们现在来诬害二娘,就是公报私仇,想要害死人!你们就是想要害死人!”窦翠玲惊慌恨恼的叫骂。

  窦二娘嘶哑着叫喊,“不是我!不是我!大嫂小产是婆婆推的!根本就不怨我!为啥有一点事就怨我头上!对我殴打叱骂!?你们看不上我,不喜欢我,就要折磨死我!活活弄死我是吧!?”

  马氏一听她叫唤是她推的常月梅才害死了亲孙子,怒血上头,冲上去就要撕打她。

  “都不要吵!事情真相就在这,你们无理取闹,强词狡辩,不承认!我们就到衙门去!我们已经丢脸了!不孝畜生已经沾染上你们,已经毁了我梁家名声!我们也不怕了!来人!去衙门!”梁二智怒喝一声,吩咐。

  立马有梁家本家的人上来,一块扭着窦二娘和梁二郎,拉着拽着老窦家的人,要去衙门。

  一说去衙门窦二娘就恐惧起来。上次去衙门她挨的板子,仿佛还在隐隐作痛。那次若不是窦传家,她肯定要被打死,还要被害坐牢。这次去了,她们会肯定会弄死她的!那她还有一点翻身的机会吗!?不行!绝对不行!

  村子里的几个老人儿也都上来劝话,最好是逐出家门,不要闹到衙门去,到时候闹那么大,县志上也会记载,梁家还是皇商,就彻底污名远扬了。

  其他村人都在骂老窦家不要脸,事实摆在眼前了,还死不承认。有人喊当初秦家来找窦大郎,窦二娘哭着骂着要窦大郎不要抛弃糟糠之妻。窦大郎被囚禁了多少多少天,不答应亲事就不给吃喝。骂窦二娘是阴险毒妇,算计完卢秀才,算计窦大郎,没人要她,又算计上了梁二郎这个蠢货傻逼!

  叫骂声一片,有喊要送官打死窦二娘这种贱人!还有人喊不能送官,把他们逐出梁家,逐出梁家沟!不要败坏梁家沟的名声!

  梁二智一说窦二娘**,生野种混淆梁家血脉,要终身关在梁家,“就像老窦家当初对窦大郎一样!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们无权过问!”

  当众滴血验亲完,梁家的人全部都回了家,梁二郎和窦二娘也被捆着押回了家,梁家的大门也关上了。

  刁氏和窦翠玲她们这下有些傻眼了,他们不闹到衙门去了,竟然把人关了起来!?

  她们是坚决不希望闹到衙门去,到时候就算窦大郎为了名声不承认,他们也肯定有法子,滴血验亲完,就都知道了,不能证明是窦大郎的种,那也不是梁二郎的。要是官府一判,就全完了!

  可是现在呢?她们要是大闹,梁家就送官府!可她们总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不管不问,就让他们这么折磨二娘!还扣押着小娃儿!那可是她们最后的法宝!

  而这样劲爆的事情已经疯狂的传出去,众人有哗然的,有鄙夷咒骂的,还有喊着早知道窦二娘不是好货,早知道有这一天,骂梁二郎吃屎长大的!

  梁氏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贱人!果然不是啥好东西!恨毒!奸猾狡诈!梁二郎就是狗!连狗都不如!该死的孽畜!惹出这么多事!就该让他让当狗!人人喊打的癞皮狗!”

  陈天宝也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现在就指着老窦家自己承认,把窦二娘和那小野种领回去。要不然就送官了!”

  很快,被安排出去办事儿的转运回来了,直接过来找窦清幽回话儿,“小姐!话儿已经传到秦四太太的耳朵里了!奴才看她派了人来,就赶紧的回来了!”

  转运看了看,笑嘿嘿道,“小姐!赏奴才半斤好酒喝吧!奴才要这些钱,又基本没处花!”

  转运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奴才……当然是要娶媳妇儿的!不是现在要钱也没啥花处吗!?”

  秦孝远实在年龄有那么大了,香姨娘哭求秦流均,要给他娶亲,不然小的哪能越过当哥的去!?

  秦流均被哭的没有办法,想着还要用女儿联姻,这个儿子虽然没啥感情,好歹也是他的种,当年还把血丝玉坠给他戴了,这么多年被养在乡下那种地方,也着实吃了苦,就张罗着给他娶门亲事。

  秦四太太看他还真往好的上面挑,虽然都是庶出的,但联姻的不是世家就是大族,不管娶的是谁,那个贱人可是会攀亲戚的很!当初要不是她会攀,也不会她没进门就弄出个庶长子来!

  看香姨娘找回儿子,还是四房长子,秦流均也眼看着又开始宠香姨娘,秦四太太正在怒恨,正愁法子,结果听秦孝远在窦家做窦大郎的时候就已经跟窦二娘和奸,生了有一个野种,以后就想着要凭借那小野种再次攀附上他们家。窦二娘嫁了皇商梁家,已经被揭穿。秦四太太立马就派了得力的人过来。

  秦妈妈上来看了看抱出来的娃儿,那两只眼睛和香姨娘,秦孝远如出一辙,“验血!”她们拿了秦孝远的血过来。

  秦妈妈眼神凌厉的看了眼窦二娘,“如此**恶毒之女,不配生下秦家子嗣!更不配教养秦家子嗣!”

  “你们不要抢我儿子!你们不能抢!他是我的!那是我生的!”窦二娘疯了一样的叫喊。儿子是她唯一翻身的筹码!不能被他们给抢走了!

  窦占奎情急万分,张口就喊骂,“你们咋知道这娃儿就是窦大郎的!?让他过来认!他不过来,你们休想把娃儿抱走!娃儿是二娘生的!他当初抛弃二娘,现在还想抢走儿子!?”

  秦妈妈冷眼蔑视,高高在上的睥睨着窦占奎几个,“娃儿是秦家的种,自然要抱回秦家!至于生下这娃儿的女人,你们自去找秦六少爷吧!我们只管娃儿,可不管他外室还是纳妾的事!”

  听她这么说,窦占奎一下甩开窦翠玲,“当初窦大郎可是跟二娘拜过堂的!拜了堂就是夫妻!你们把娃儿抢走!凭啥不管二娘!?”

  秦妈妈冷笑,“管不管可不是我们的事,我们只负责把秦家的子嗣带回去!不能再流落在外!你们拜了堂的,洞了房的,自去找秦六少爷!”说完吩咐跟来的几个人,“我们走!”

  秦妈妈对着梁大智几个屈了屈膝行一礼,冷蔑鄙夷的扫了梁二郎一眼,直接坐上马车就走了。

  “回来!回来!那是我的儿子!那是我生的!你们不准带走!不准带走!”窦二娘爬着嘶声叫喊,那是她唯一翻身的机会!

  老窦家的人彻底惊慌惊怒了。那娃儿在梁家他们还不怕,只要死不承认,梁家为了名声,也不敢真的送去衙门大闹,那他们就有法子把小娃儿给弄出来。

  “没有!没有!娃儿是你们梁家的孙子!你们把他给秦家了!不!你们把他卖给秦家去做奴才了!就是你们把娃儿卖给秦家做下人去了!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刁氏哭喊着叫骂,很快就编出了个梁家卖儿子的事来。

  梁大郎怒骂,“放屁!窦二娘银荡下贱,强奸窦大郎生了野种,你们进不去秦家享荣华富贵,就算计我们!破鞋就是破鞋!之前弑母,害人,心狠手辣!现在更是阴狠毒辣,害死人!你们家还不要脸!?”

  梁二智依旧把梁二郎和窦二娘关回家。让老窦家没了娃儿,也没有窦二娘能去秦家找人!

  村里人都骂窦占奎比个泼妇还会骂,有说梁氏说不定被骂了多年了,所以才受够了!

  “娘!娘咱现在咋办!?”窦翠玲哭着,也有些无措了。她们现在没个娃儿,也弄不出二娘,现在咋办!?二娘是嫁了,可梁家现在光明正大的囚禁她,他们闹都闹不赢!

  刁氏也恨恼万分。她们现在承认二娘是窦大郎的媳妇儿,强要了二娘出来,再去秦家,怕没有了娃儿,没有了筹码,二娘嫁过梁二郎一遍,也进不去秦家了!窦大郎又怒恨她们,怕也不会帮二娘,帮她们!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